当留守儿童程少商, 遇到雷霆女将军, 迟到的母爱, 注定会火花四溅

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的对你好,这是尚且年少的程少商,自记事之时起,便明白的道理。

身为世家嫡女,却活得比普通人家的女儿,还要艰辛,家中明明很是富庶,可挨饿,却是她的家常便饭。

人得先吃饱,才能考虑脾胃是否舒适,每每程少商大口大口的,往嘴里塞饭的时候,总会被身边的婢女劝说,要慢点吃饭,可她都会回答这样的一句话。

话糙理不糙,毕竟对于那时候的程少商来说,能吃饱饭的日子是不多的,所以,她必须要且吃且珍惜。

有父有母,还有两个嫡亲的哥哥,可程少商的生活,却还是过得凄惨至极,这一切,都归功于,她有一个恶毒的二叔母,和一个迷信且重男轻女的祖母。

人生的开始,便是一场悲剧,令程少商不得不伪装成软弱乖顺的模样,将内心的小恶魔隐藏起来。

父母归来,她是欣喜的,可母亲对她的严厉和挑刺,却一点点的,寒了她的心。

这场迟到的母爱,从重逢的那一刻,便没有一个温馨的开端,便也预示了,这段母女之情,注定要渐行渐远。

强悍的女将军,也敌不过内宅陷害,婆媳果然是天敌。

对于女子来说,能够遇到一个好婆婆,真的要凭运气。

婆媳之间的相处,是讲究尊重的,视如己出的关爱,才会有相敬如宾的对待,但是很明显,程家的老夫人,根本不明白这个道理。

明明自己也曾为人媳,却从未设身处地的,为儿媳们着想,反而事事以自身利益出发,无论是为人母,为人婆母,为人祖母,她似乎都是不合格的。

她年少时嫁入程家,在贫困的生活里挣扎过,也在困顿的生活里坚持过。

为程家生下了,程始,程承,程止三个儿子,却也因早年丧夫,成了无依无靠的寡妇。

好在儿子争气,长子习武,征战沙场,成为赫赫有名的将军,三子好读书,考取功名,在朝为官,仕途顺遂。

这两个儿子,令程家在京中有了名望,也令程老夫人过上了富庶安稳的生活。

奈何她本就是没有远见,又贪财偏心的无知妇人,所以在处理内宅事务之时,根本毫无章法,全凭自己的心情,以致于自己从不知公平为何物。

长房媳妇萧元漪,和三房媳妇桑舜华,都是儿子自己定下,铁了心要求娶的,所以在程老夫人的眼中,她们便是抢夺儿子的仇人。

而二房媳妇葛氏,则是受她安排,极力撮合而来的,且家境富裕,总是投其所好的讨她欢心,便得到了她的喜爱。

偏宠心思歹毒的二房媳妇,冷落英勇善良的长房媳妇,无视出身高贵的二房媳妇。

做错事又理亏之时,只会撒泼打滚,见到金银财帛之时,一对瞳孔都在发光,重男轻女到了极致,只疼爱男孙,忽视孙女,迷信蠢笨,总是受人唆摆利用。

明明一无是处,却偏要以大家长自居,为人处世却又尽显小家子气。

常年在外的儿子,只因能够寄钱回家,又能为程家光耀门楣,便被她惦记在心头,而常年侍奉在侧的儿子,只因身有残疾,又无官位在身,便被一再冷落嘲讽。

对待亲子尚且如此势利,更不用说对待旁人了,所以,便是因为程夫人的脾气秉性,也间接导致了程氏长房嫡女,程少商,独自一人艰难成长,受尽苦楚。

有的人,用童年治愈一切,有的人,用一生治愈童年,童年的阴影,是真的会影响一辈子的。

程少商在缺少爱的时光里,度过了十五年的艰难岁月,好不容易等到了母亲归来,可这份迟到的母爱,却依旧没能温暖她的心。

对其他人期待少些,对自己好些。

葛氏虽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,却生得一副歹毒心肠,自诩家中曾出过军粮,便觉得程氏的荣耀,也有她的一份力。

丈夫一无官职二无所长,身体还有残疾,成婚多年,仅生下一女,也没有儿子傍身。

自卑与恐慌,充斥着葛氏的内心,令她变得病态,不是正在作妖,就是在作妖的路上。

萧元漪个性刚烈,武功高强,因是二嫁之身,纵然接连产子,深受程始的喜爱,却不为程老夫人所喜。

桑舜华出身高贵,为白鹿山主之女,嫁入程家本是低嫁,却依然被程老夫人厌弃。

唯有葛氏,最会讨好程老夫人,擅长耍手段,有心计,知道丈夫和女儿都靠不住,便利用婆母来巩固自己在程家的地位。

殊不知,她所做的一切,只不过是因为其他的两位程夫人,不愿与她计较罢了。

若不是她故意要养废程少商,还害得程少商,小小年纪,却吃了那么多苦,萧元漪本来是愿意放她一马的。

萧元漪第二次有孕之时,生下的是一对龙凤胎,当时战乱爆发,程始与萧元漪必须立刻动身,赶赴战场,葛氏担忧大房再添军功,会压过二房,便施计留下了萧元漪的一个孩子。

程老夫人迷信,且十分怕死,葛氏便诓骗婆母,称萧元漪的一个孩子,留下可为其挡煞。

萧元漪知道葛氏不会好好待她的孩子,可若是男孩被养坏了,轻则顽劣不知礼数,重则祸及家族,况且,军营,战场,也不利于女子的成长,所以,她便选择留下刚出生的女儿。

程少商尚在襁褓之中,命运便因此被决定了,纵然父母有不得已的苦衷,可于程少商而言,她的的确确是被抛弃了。

祖母因对母亲的厌恶,连带这个孙女,也从来没有好脸色,二叔母更是带着目的来教养她。

程始与萧元漪拼了命的在战场厮杀,所赚得的银钱,成箱成箱的往家里送,却通通被葛氏给扣下。

她苛待程少商,不但从不教导她读书识字,礼仪教养,还经常不给她吃饱饭。

写过的竹简,要重复利用,清洗,晾晒,烤干,道道工序都由自己完成,而那些竹简,经常被她用到碎裂不能再用。

使用的书案,还是年幼时的一张陈旧的小书案,可直至程少商长到十五岁,却是从未更换过。

稍有不顺葛氏之意的,不是打骂,就是关小黑屋里不给吃食,若不是堂姐程姎善良,经常偷偷给程少商塞些食物,她可能早就支撑不住了。

程少商瘦弱的身子,挨不住葛氏的欺辱,生了场大病,便被葛氏丢到乡下庄子上,任其自生自灭。

程老夫人对这一切都知晓,却任由二儿媳妇,这般残忍的对待自己的亲孙女,不管不问,只知自己享受。

若非程始与萧元漪立了军功,提前归来,程少商也不会被程老夫人派人,从庄子上接回来。

程少商遭受欺压十五年,被以养废了的标准对待,若不是承袭了母亲的聪明才智,可能根本支撑不到父母归来。

当她得知,自己的亲生母亲回来了的时候,心中说不欢喜,那是假的。

或许她也曾幻想过,若她的母亲回来了,她会过上怎样美好的日子。

那一定是,母亲会温柔的,教导她读书习字,在她遭受欺辱的时候,挺身而出,给她撑腰,将她护在身后,每日,还会为她准备好多好多美味的吃食。

只是没有想到,心心念念期盼回来的母亲,却不信任她,只知蛮横的管教她,但最诛心的,则是她宁愿对别人的女儿嘘寒问暖,温柔备至,也不愿给她一个好脸色。

要有多么伤心绝望,才会令刚刚盼回母亲之后的程少商,说出那句,我实则有母,却似无母。

所以自那以后,程少商只能无奈的,再次拾起了自己的倔强,不再期盼得不到的亲情,更加坚定着,自己的信念,只要自己过得好,便足够了。

母亲的双标比不爱更伤人。

没有亲生父母的宠爱和护佑,身边只有自私偏心的祖母,与心术不正的叔母,自出生之日起便遭受利用,作为用来拿捏母亲的棋子。

母亲在艰难之中做出了选择,放弃了尚在襁褓之中的她,将与她在同一日降生的哥哥带在身边。

他们本以为,留在家中的女儿,可以过得安稳顺遂,却没想到,这个可怜的孩子,年少时光,却都是在悲惨的环境之下度过的。

所以,程始与萧元漪归来,见到身子薄弱的女儿,是满眼的心疼,想要对她加以弥补的。

奈何父亲是猫爸,母亲却是虎妈,萧元漪眼见着女儿装柔弱,博同情,不识礼数,偷听墙角,嘲笑长辈,便决定要好好教育这个女儿,将她身上,被葛氏养出来的坏毛病,一一驱除。

在萧元漪的认知里,女儿觉得自己被丢弃在家中,受到过虐待,便是可怜,殊不知他们在战场之上,过的日子,更加艰苦。

人与人的悲欢,并不相通,哪怕是母女也一样,萧元漪先入为主,觉得女儿顽劣,总是以最坏处揣度她,却没有想过,她若不狡黠聪慧,根本斗不过祖母与二叔母的刁难。

葛氏愈加疯狂,家暴丈夫,怒斥女儿,强占主屋,坏事做尽,最终令萧元漪忍无可忍,将其恶行公诸于众之后,便把她赶回了葛家。

程承爱好读书,对管理家业一窍不通,便也离了家,去往白鹿山求学。

因此,程姎在家中,便沦落成了孤苦无依的境地,萧元漪可怜程姎,待她格外亲厚。

与程姎的舅母一起吃饭,程少商不过是给舅母递了一碗汤,便被母亲斥责,是抢堂姐的风头。

程姎的婢女自作主张,抢夺程少商的书案,萧元漪还未了解清楚事情原委,便直接怪罪于程少商。

程少商见不得堂姐受欺负,被推入水塘中,与女眷扭打了起来,明明是保护堂姐的英勇行为,自己还受了伤,可母亲没有关心,只有责骂。

就连与程少商第一次见面的万家老夫人,都十分赞同程少商,人活着,就是为了一口气的行为,可作为母亲,萧元漪却只会谴责她的错处。

为了出这口恶气,程少商利用叠骨桥,在万家老夫人生日宴那日,利用当初欺负堂姐和自己的女眷,贪图凌不疑和袁慎的英俊外貌,引她们到危桥之上,而因此狼狈落水。

此事被万老夫人看透,却并未声张,只是写了一封信,告知程少商和萧元漪这件事的原委。

程少商敢作敢当,却不觉自己有错,萧元漪盛怒之下,给程少商下了军棍之刑。

虽然,萧元漪安排好了一切,让手下行刑的时候,没有打破程少商的皮,可这锥心刺骨之痛,却还是打散了,程少商与母亲之间,少得可怜的母女之情。

事实上,在原著小说里,程少商早就已经死了,死在被母亲抛下,被祖母和婶娘的虐待里。

而那个调皮而努力的活着的,是穿越而来的女子,所以这母女之情,自然是不多的,更别说,萧元漪待亲生女儿,如此不公了。

但在电视剧中,没有穿越的女子,艰难的活下来的,是真正的程少商,她活着期盼到了父母的归来,但这母亲回来了,却还不如不回来。

母亲感受不到女儿心里的苦楚,女儿不理解母亲的教育方式,而这份母爱又来的太迟了,所以他们之间,注定是如同火星撞地球一般的。

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,幸甚至哉,歌以咏志。

因为年少时的经历太过残酷,所以程少商一直都是冷静且清醒的。

对于外人,程少商觉得,与其卖力的,讨好那些,对自己早有成见之人,不如索性,对他人的期待少一些,对自己好一些,这样才能活得更加自在。

而对于未来的夫婿,程少商不爱慕顶天立地的英雄,只想要选择一个普普通通的好人,平凡,安稳,宁静的度过一生。

自小运气不好,所以在择婿这件事上,她一直都知道,若错过了,未必能够遇到更好的。

一旦遇到顺心意的,须得牢牢拽在手心里,不然好的郎婿,哪里轮得到自己呢?

便是因为这份谨慎,与直接,清醒,与冷静,令程少商将遇事先不轻信,信奉为准则。

这短短的十几年,所受到的苦难,令程少商有着极重的戒备之心,但她的内心深处,也是很需要疼爱的。

她最想要的生活,便是自由:

能在山间吹笛,歌声相和,自由自在,就像自由展翅的鹰,天地浩大,不被拘束,自由翱翔。

所以,当温婉高贵,处处为自己着想,还会装病帮自己解围的三叔母出现了,程少商才终于体会到了,母亲的宠爱是怎样的温暖。

父亲给了她纵容和偏爱,两位兄长恨不得将拥有的一切,都送给这个可爱的妹妹,可唯独母亲,以最硬的心肠,打着为女儿好的名义,一直在寒着她的心。

于是,挨打的那天晚上,任凭再重的军棍落在她的身上,可她愣是咬紧牙根,没有发出一声叫喊。

三叔程止即将带着妻子离京赴任,程少商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大半,便跟随叔叔与叔母,一起离开了家门。

萧元漪将身边随军的武婢,都给了程少商,还给女儿准备了不少东西,可这对母女,却都是如同煮熟了的鸭子一样,哪里都软,就是嘴硬。

不愿低头的程少商,在母亲的眼中,便成了心狠之人,可似乎由始至终,萧元漪从未设身处地的,站在程少商的角度来考虑过事情。

就连外人都看出了萧元漪的不公平,她却固执的认为,自己是为女儿好。

萧元漪的固执,程少商的倔强,令这对母女之间的距离,越来越大,和解之路,遥遥无期。

程少商这个留守儿童真的很可怜,不但亲情坎坷,爱情也不顺遂。

婚事一波三折,最终的程少商,还是没有过上,昔日所想的,普普通通,安安稳稳的生活。

当既顽劣又可怜的将军之女,遇到了既高冷又腹黑的少将军,一个是自幼受苦,艰难生存,一个是背负深仇,隐忍多年,看似截然不同的两个人,偏偏一次次的相遇。

程少商从庄子上被接回的那日,便看出了倒卖军械的董家舅爷,祖母亲弟,藏于庄子的稻草之中。

凌不疑奉命追捕钦犯,顺着程少商柔若无骨,鲜嫩白皙的手指,指向的方向,果然成功抓到了董家舅爷。

这大义灭亲之举,虽将亲人送上死路,却也是保全了整个程家,自那时起,凌不疑便对这位勇敢的程家四娘子,有了浓厚的兴趣。

而灯会上的遥遥相望,更是让凌不疑对程少商,一见钟情。

人来人往之中,程少商身着红衣,披着白色毛边的斗篷,虽然身子柔弱,但周围的烟火,依旧衬得她,像一个喜庆的瓷娃娃。

程少商小名为嫋嫋(niǎo),有轻盈,纤细,美貌之意,这名字与程少商,简直浑然天成。

不然,怎么会让活得没有人烟气息,像一缕游魂的少年将军凌不疑,都为之心动呢?

他本一心一意的筹谋报仇,却不可控制的,朝程少商靠近,原本冷漠的他,心里也因为她的出现,而渐渐有了温度。

凌不疑本是霍家最小的孩子,名为霍不疑,与嫁入凌家的,姑母所生的儿子,是同一日出生的。

当时姑母之子体弱,而霍不疑强壮,便用了不疑这个名字给自己的孩子,而霍不疑则改名为霍无伤。

六岁那年,姑母觉得两个孩子长得像,便给他们交换了衣服,却没想到,当时丈夫凌益勾结蛮甲兵,屠戮了霍氏全族,而霍无伤因调换了衣服逃过一劫。

之后,姑母为保全他的性命,带着他藏到乡下整整一年,待他的容貌有些变化后,才敢将他带回来。

亲兄长被丈夫所杀,自己的儿子也因此而死,而兄长唯一的儿子又被养在自己身边,为了保全这个孩子,她只能装疯,大吵大闹的与凌益彻底断绝了关系。

成为凌不疑生存的他,深知仇人是谁,却又不得不称他为父,隐忍成长。

幸得新帝很喜欢凌不疑,将他收为义子,带在身边,令他成长为英武的少年将军。

背负血海深仇的凌不疑,心思沉重,就连新帝都觉得他年纪轻轻,却活得没有烟火气。

可凌不疑还是遇到了程少商,虽然,一开始程少商并不喜欢他,甚至觉得他们不是一路人,一直在躲着他。

她逃,他追,她插翅难飞的日子,既啼笑皆非,也甜出高度,凌不疑的偏爱和守护,最终令程少商心动,他们历经生死,守望相助,以心中的执着和正义,最终获得圆满。

虽然是大团圆结局,程少商最后也与母亲和解了,但是,那颗被母爱寒了的心,却依然会留下阴影吧。

成长之路上,母爱的缺失,是一场遗憾,所以往后余生,便只能以得到的爱,来治愈程少商,悲惨的童年。

就如同,凌不疑充斥着仇恨的小半生,都会因遇到程少商,而得到弥补一样。

电视剧《星汉灿烂》,改编自小说《星汉灿烂,幸甚至哉》,是一部包含着权谋,算计,国家,大义的古装剧。

讲述了程家嫡女程少商,与身世复杂的少将军凌不疑,浪漫相遇,艰难相守,在各自的逆境中成长,共同面对磨难与挫折,一起变得强大,守护国家和自己的小家的故事。

他们都有着悲惨的童年,一个目睹全族惨遭屠戮,一个面对亲人的恶意孤独成长。

一个失去了亲生母亲,一个有母却似无母,命运有着惊人的相似,注定了他们会走到一起。

对于程少商来说,也许最大的遗憾,便是没能在母亲的护佑下长大,可磨难带给她的,却又不仅仅是一场伤害。

承袭了母亲的聪慧,令她在夹缝之中乐观生存,与母亲的针锋相对,令她的心被坚实的外壳包裹。

可温柔的二叔母,支持她的万老夫人,宠爱她的皇后,都让她最终长成了母亲期望的样子。

被少将军凌不疑默默爱上,因为他而得到了独一无二的偏爱,被袁慎和楼垚两个优秀的男子看中,亦给了她倾尽全力的守护。

在凌不疑的眼中,程少商是睚眦必报,至真至纯的,在袁慎的眼中,程少商不懂礼节,又很固执,而在楼垚的眼中,程少商则是不受条条框框约束的姑娘。

这个生机勃勃,鲜妍明媚的姑娘,如同在荆棘丛生的灌木中,盛放的玫瑰。

程少商带刺却美丽,独立而清醒,果敢且真诚,在与母亲和解的方向,在与爱人相互扶持的路上,努力的前行,百折不挠。

posted @ 22-07-12 11:08 admin  阅读:
光大彩票平台,光大彩票官网,光大彩票网址,光大彩票下载,光大彩票app,光大彩票开户,光大彩票投注,光大彩票购彩,光大彩票注册,光大彩票登录,光大彩票邀请码,光大彩票技巧,光大彩票手机版,光大彩票靠谱吗,光大彩票走势图,光大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光大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